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归一居士书画栏

难得一味:听、说、书、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名人起画习惯  

2013-06-03 13:29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陆俨少
山石、水岸、松柏、古道、流水、草木入画,浅绛设色,较多地留有古人的笔意,画面雅致秀丽,有神韵流动之感。陆俨少早年随冯超然学画,从王同愈习诗文,后 又师从吴湖帆。他说:“我外出游历……只用眼睛看……要得山川神气,并记在胸。”他作画无论多大尺幅,也从不起草稿,提笔就来,勾云、勾水、大块留白、墨 块等等前无古人,他的勾云是以较细的拖笔中锋画云的阳面,以较淡而毛的环曲线条勾云的阴面。另外,陆俨少画石每每空勾无皴,只用一根起伏变化的线条表现山 石的结构,往往起笔墨迹厚重,直到墨色淡干飞白,形神兼具。
黄宾虹
早期,山石以勾皴为主,辅以水墨晕染,略施淡彩,又以浓墨点苔,细笔勾勒杂木丛林,笔法秀逸,不乏苍润,树木流水清醇隽秀,流露出秋天之意蕴。丘壑山石凝重润泽,层次分明,对比强烈。整幅用笔放纵自如,积墨深厚,设色清雅,深得浑厚华滋之妙,正致力于对古人笔墨的探索,尝试综合南北之法,融汇真实山水,逐步形成独特的山水画面貌。
晚年,绘画无法追求精准的轮廓与细微的笔墨刻画,而是将几十年蓄积的功力与情怀完全释放到相对粗笔的山水之中,这时期画作的墨与色,用笔与用水看似已经完全打破 了传统章法与规律,有很多画作都是以浓墨在十分浅谈的墨或赭石、花青上点划,与一般山水画先用墨笔,再点染颜色有很大差别,可整幅画看上去,只觉无比老 辣,层次井然;而且黄宾虹此时用墨极富墨彩,耐人玩味。
张大千
大千的泼法,并不单纯地往画纸(绢)上泼墨,而是相当费时费事,其繁复处理过程,非十天、半月不能完成。首先他将画纸或画绢贴在板上,作画之前,还得先喷 湿纸、绢,再缓缓将调好的墨汁泼上。其后,令门人子侄,各持木板一端倾侧摇动,直到他满意为止。等到墨晕固定后,大千由远处不同角度观看,再细加经营,审 度再三,才用传统的笔法在适当位置略加皴法,再点缀人物、屋宇、桥梁、舟楫。于是从混沌中开辟一片山川出来,为此他又增添一方闲章“辟混沌手”,符合并满 足他说“艺术家是上帝”的观点。由于每一次泼墨流动的效果绝不会重复相同,因此每一次都是新的创造经验,画面、章法也绝不会有雷同,此与西方自动性技法相 通。大千处理画面的方式和他对完成度的要求,端赖他长年养成的传统山水素养,以及他对真山水的阅历,二者相互酝酿而成,仍在中国传统艺术的范围之内。泼彩的技法则是大千创作的最后发展阶段,实际上是用半自动技法来画传统的没骨画,或青绿山水。他往往先用泼墨作为底色,然后在墨汁将干未干的适当时机,将 石青、石绿重叠泼在墨汁上,有时也可用毛笔拖引,使得色彩与墨色晕成一气,避免生拼硬凑的痕迹。一旦干透,每幅的效果各异,有流动晕开的,也有沉积堆叠 的,有斑驳的,也有浑化无迹的,然后,他一再地颠倒审视,渐渐在他心目中萌生出丘壑溪涧,布置房屋、道路,加添舟桥、高士等等。一般需等候色彩水墨干透, 才能够在浑沌中辟出山水,因为需时不一,有的一时不能完成者,甚至过了几年才斟酌出适当的布局,然后点缀完成。张大千专以不透明的石青、石绿作为泼彩画的主色,偶尔施加红色、金色、白色。画面整体色感在艳丽中显出沉稳,他的这种彩色效果及方法,都有传统画法为基 础。过去传统画上,在大苔点或米点上,早已有罩以石青、石绿点的方法,在墨黑之上更加突显出石青、石绿色彩的鲜艳程度,但只是施用于小面积上。而大千在敦 煌期间,临摹重彩的敦煌壁画,大量使用缤纷丰富的彩色。尤其是石青、石绿等矿物性不透明色彩的性能和效果,都已全然在他的掌握中。
齐白石
野性、真率、宁静、静思、顿悟,“粗枝大叶诗如画,天趣流行水涤肠。”绘画上师法徐渭、朱耷、石涛、吴昌硕等人,将金石之法运用到画面之中,构图奇巧,用笔古拙,笔墨雄浑滋润,色彩浓艳明快,造型简练生动,意境淳厚朴实,天 趣横生。他用心观察日常生活中的细节和情趣,将浓郁的情感运用到艺术作品的表达中,形成独特的大写意绘画风格。齐白石的用笔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吴昌硕的影 响,吴昌硕书法上学习石鼓文,并运用於他的大写意绘画之中,而齐白石正是看到了吴之所长,在他的大尺幅的写意绘画中也借鉴了吴昌硕的笔法,尤其是在长线条 的处理上,表现得浑圆饱满,飞白也能虚中见实,雄强恣肆,气息酣畅,在画中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,再加上简约而隽永的构图,更使得画面稚拙天成。

潘天寿
初学吴昌硕,后取法石涛、八大,布局奇险,用笔劲挺洗练。

晚明“承先启后”的大师--蓝瑛

融北宗马远、夏圭及“浙派”笔墨,入南宗董源、巨然及“吴派”画法,线条粗旷劈砍,落笔顿挫刚健,造型尖新峻峭,时有陆治之风。晚年笔力蓊郁苍劲,疏宕纵 横,气象雄浑,名声突起,可以直追沈、文。其山水善写秋冬景色,多为大幅立轴,构图多高远、深远之境,画法以水墨钩勒,浅绛设色为主,间或作青绿没骨,鲜 艳夺目,极富变化。所画青山、白云、红树,多用石青、石绿、朱砂、赭石、铅粉诸色,点染别致,为晚明山水之异数,史称“后浙派”,并尊他为“浙派殿军”。构图采取“吴派”最擅长的“左右堆推深远法”,树石由右下向左中堆起推进,再由左中向右上斜堆推进,直至顶峰作结,繁复紧密,高潮迭起:山树气脉来去清 楚,动势一贯,其间点缀溪桥人物,馆舍回廊,疏林高亭,池塘烟雾,可得水石虚实互补,林屋开合掩映之妙。加之以水墨阴阳渲染,得山树浑厚之体;浓墨点苔着 叶,提气脉转折之神,更增全画气韵,生动一出,精彩倍显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