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归一居士书画栏

难得一味:听、说、书、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现在市面上的文人画及价值观,“花”啊!看议论  

2012-03-11 21:10:34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学者画值不值得收藏(金羊网-羊城晚报)

上个月,广东籍知名美术史论学者梁江在东莞举办了他个人首次书画展,第一次以画家身份进入大众视野,没想到引起了文化界和收藏界不小的动静。从学者到艺术家,近代中国画坛上不乏其例,如黄宾虹、傅抱石、俞剑华、潘天寿等莫不如此。

  但让人好奇的是,近年来这种身份转换出现在越来越多文化研究的学者身上,最著名的当属国学大师饶宗颐,后来的郎绍君、梁江、水天中、邵大箴、陈履生(微博)、 李伟铭、谭天、朱万章等人,莫不是先以学术上的研究征服世人的。这些“学者艺术家”的绘画,因为已经透彻地明晰了中国传统绘画之优长,所以能够博采众长, 进而自然地致力于寻求中国绘画新的生发之关节,这比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文人画,又多了一个艺术追求的层次,开拓了崭新的绘画题材。

  虽然学者画这一概念之前已有人提出过,这一板块的作品近年来在市场上也得到热捧,但是,什么是学者画?至今仍然是个非常模糊的轮廓。学者画与文人画有何不同?它代表着未来中国美术的一个发展方向,抑或只是多元化艺术中的一个时代思潮?这些都是当代美术耐人寻味的话题。

  壹

  学者画比文人画层次更高?

  赵利平:最近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,有一个板块表现很突出,受到很多收藏家的追捧,其中的饶宗颐、邵大箴、梁江等人的作品不断刷新拍卖纪录,还有 水天中、李伟铭、郎绍君、陈履生、谭天等人,作品也引起越来越多收藏家的关注。我们发现,这一批艺术家的集体特征,就是其原先已有的学者身份。但是,如果 要把他们归入到文人画的范畴中,又觉得其绘画题材、表现手法等均已超出了文人画的内涵。所以我们提出学者画这个话题,是时候对其概念和内涵进行一次梳理。

  朱万章:说到学者画,文人画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。最早在宋代,文人墨客等上流社会醉心于书画艺术,使很多文人既是学者、诗人,同时也是造诣深邃 的书画家。苏轼、文同等便是其中的佼佼者,他们的绘画又被称为“士大夫画”。成熟的文人画是到元、明时期才发展起来的,元代的倪云林、黄公望,明代的文征 明、徐渭等都是杰出代表。董其昌在前人基础上提出的文人画论,影响了整个清代。什么是文人画?我认为作者的身份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绘画本身,是书画家本人 是否具有文人的气质,是否能将这种气质跃然纸上。

  现在我们提出学者画,我认为身份首先必须是学者,绘画只是他的余兴,不在他的艺术生涯中占主流。学者画和文人画之间既有不同,又有交叉。比如说 苏轼,他既是学者又是文人,他的作品可以说是文人画,也可以说是学者画。像饶宗颐、梁江、李伟铭等人的画,首先是学者画,画中具有深厚的学术底蕴,但在画 面上又不时流露出文人的气息。

  谭天:学者画这个概念到底是什么时候、谁提出来的,现在并没有一个说法。今天我们谈论学者画,我认为,第一,学者画应该比文人画的要求更严格, 更强调绘画者本身的学问,文人可以没有专攻,而学者必须是在学术上有某方面被认可的;第二,学者艺术家应该是艺术大家中的一种类型,而不是业余画家,不是 偶尔才画几笔的。比如说傅抱石,他在日本留学时学的是中国美术史,在这方面的研究上他是个学者,而在艺术创作上,是众所周知的成绩斐然。还有黄宾虹,他早 年潜心研究中国美术史和理论,60岁后,才放下学者的身份转入绘画,终成一代大师。还有潘天寿、苏轼、董其昌,他们都是将绘画当成学术来钻研的,因此学者 艺术家在这个意义上,比一般的文人艺术家应该还要高一个层次;第三,学者画比文人画更具时代气息,它可以将西画都囊括进来,而文人画一般只局限于中国传统 绘画。应该说,学者画的范围比文人画扩大了,但界定的要求却更严格了。

  

  学者画为何突然受追捧?

  赵利平:从学者到艺术家,近代中国画坛上不乏其例,但为什么近年来这种身份转换出现在越来越多文化研究的学者身上?学者画在这个时候集中涌现,背后有着什么深层次的历史、社会因素?

  朱万章:近年来,之所以很多人文艺术类学者拿起画笔,并在学术界和美术界引起不小的热效应,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:一是这些学者本身具有较深的 艺术涵养,厚积薄发。他们中有不少人甚至本来就是美术科班出身,如郎绍君、梁江、罗一平等人,只是后来专攻学术,使大家对他们的艺术认识淡漠了。现在重拾 画笔,可谓水到渠成,得心应手;二是社会的需求:传统文化的复兴和美术业的兴盛,使得这些学者们在丰硕的学术成果之外,有机会展现自己多方面的艺术才能。

  谭天:学者画的出现,的确是有特定历史原因的,那就是近60年来,一大批学者的成熟。改革开放以前,也存在一批学者,但由于历史等各种原因,这 些人没有“出头”。到了最近30年,才慢慢形成一批学者,直到近20年,他们的绘画才慢慢成熟,于是在这段时间集中涌现了出来。他们的年龄,都在50多岁 或以上。兴许这段时间过后,这种潮流也就过了,大概这就是时势造英雄吧。

  叁

  西方是否也有学者画?

  赵利平:就像刚才谭老师所说的,学者画的范畴更广,能将西画都囊括在内。我想请问钟老师,您在国外多年,西方是否也有学者画这一说法?

  钟耕略:西方绘画比较具象,中国绘画则比较侧重文化内涵,比较讲“意”,尤其体现在学者绘画里。艺术家本身的学问做到一定的地步,有长期的文化 积淀,在绘画中自然就会流露出一种精神的东西,一种学者的气息,这不是靠技术能够达到的,而是腹有诗书气自华,这种学者气息是西方绘画少有的。

  赵利平:其实西方艺术家如达·芬奇也是在很多学术研究上颇有建树的,只是他的艺术影响更为社会所熟知。我觉得东方更重哲学的研究,西方则以科学 见著,这也是艺术创作倾向与表现上所体现出来的不同。我看现在很多的学者画,都不是太追求具象的东西,而更倾向于表达一种感觉。但在钟老师的画中,有着中 西文化的交融,虽然追求的是具象的东西,却也让人一看就感受到浓浓的乡情。

  钟耕略:我是学绘画出身的,但从小就喜欢写文章。去了美国之后,跟中国文化隔得太远,我也曾经害怕以后连中文都不会写了。后来有一个机会,《画 廊》杂志希望我提供一点文章,介绍美国那边的艺术,所以我又有机会拿起笔来再写。我觉得写文章有一个好处,画家一般拿起笔就画,少有整理自己的思想,而在 写文章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整理自己的思想。此外,你要介绍那边重要的展览、画家,你就必须看画,所以我每个月都会去看展览,不断地去看、去写、去思考。虽然 在中国的时候我是学国画的,但去了美国之后,我反而觉得自己以前不太懂得如何看中国画,因为站在另一个高处,才有了对比。

  肆

  学者画是否有收藏价值?

  赵利平:我们今天讨论学者画,是因为最近在市场上,学者画很受藏家追捧,甚至有藏家开始分门类收藏学者画。但作为一个崭新的板块,学者画是否真具有收藏价值?

  谭天:我们在谈论一幅绘画值不值得收藏的时候,首先考虑的是画家本人的素质,能在中国绘画史上提出自己独特主张的艺术家,比仅仅画得好的艺术 家,其作品在某种意义上更有价值。比方说齐白石,他提出了“绘画在于似与不似之间”的理论,又如石涛、黄宾虹、李可染、吴冠中等,他们每个人都在美术理论 研究方面占有一席之地。个人的艺术素养如何体现,就是通过对绘画史、绘画理论的深入了解,提出他独到的东西,这是成为一个大师必备的条件。现在一些所谓的 大师,如画山水,也就只是画得像而已,作品最多只是某地的写生。而实际上,中国的山水画,并不在乎地点,如果标榜你画的仅是哪里的景,其实就已经是低了一 个层次。中国画表现的是有生命的感觉,你把那个感觉画出来了,是哪里,并不重要。所以我认为,收藏者必须多看,不要老瞄准画家那些头衔,他的绘画与理论的 结合到达何种层次,这也是收藏的一个指标。

  但我想强调的是,第一,学者画只是诸多绘画中的一种;第二,它不能取代任何一种已成熟的绘画,学者画的收藏,仅仅是收藏当中的一个门类。我们今天谈学者画,并不是说它盖过了其他的绘画,只是突出认识它的意义。

  朱万章:本来学者画自古以来就有,只是近几年来,出现了一些比较重要的学者人物,开始参与到绘画活动中来,引起了收藏界的关注,我们并不是要引导大家转向学者画的收藏,而是在谈论目前学术界和收藏界的一种现象,这是特别需要指出的。

  谭天:改革开放30年多来,艺术品市场经过几次大起大落,已经慢慢成熟起来了,对于收藏者学养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学者绘画作为当今的一个热点, 可能是以前没被注意,现在开始注意到。或者一段时间后,市场的焦点又会从学者画转到另一种绘画样式上去。所以我们只能说,学者画是一个时段的热点,并不代 表收藏的趋势。

  赵利平:另一个问题,收藏学者画有什么需要注意的?

  谭天:收藏肯定藏的是名人字画,所以收藏学者画,首先是看出自哪位名家之手,在学者的身份上就要有点讲究。其次才是作品本身,画得好当然就更锦上添花了。

  朱万章:我觉得收藏学者画主要是看这个学者的学术成就,其次才是艺术造诣。所谓画以人传、画因人贵就是这个道理。

  钟耕略:学者的地位当然很重要,但我觉得学者画跟纯粹艺术家的绘画,不应该有什么分别,画得好,能够打动人,就是最重要的评判标准。学者思考的角度、表达的方式,肯定跟纯粹的艺术家不同,这是他的一个长处,体现在绘画上肯定也会有不同的表达语言。


唐伯虎:最著名的职业画家(姑苏晚报)

以传统的美术史观点来说,“明朝文人唐伯虎是当时最著名的职业画家”是一个不太准确的定义,因为文人画家与职业画家是两条不能合流的溪水。今天如果换个角度说呢,唐伯虎是文人堆里画得最棒的一位画家,同时也是吴门画派宗师中学识渊博、科举功名最高的一位文人。

  当画成为商品时美术史被狠狠向前推了一步

  中国古代名画既是历史记录,也是精神食粮,更是社会财富,这些不易保存的丝织品和纸质品的收藏史,从西汉的武帝、明帝时就开始有了明确的记载。 而且从那时起,名画作为改朝换代的一个标志,在不同姓氏的皇朝之间不断易主、换手。但是对于名画作者们完成创作后是上交、馈赠还是出让这些劳动成果,史料 却似乎罕有记载。

  作为一种特殊的才能和需要相当经济实力支撑的奢侈品,掌握绘画技艺并且有画作传世的,只能是属于上层社会的文人士大夫。他们在画作中表现了自己 以儒家思想为正统的价值取向,但又因为各自生存时空的影响,渐渐掺和了一些道家与释家的思想。这个鲜明的特征在中国画的最大支派———山水画中表现得最为 突出。文人士大夫们在雅集结社、诗词唱和中画上几笔,把诗之余词之韵再用想象的图像“具化”一下,绘画的功能大约就走到这一步了。

  但是较为稳定的传统终于在明朝中叶出现了变化。从元末战乱和明初苛政中终于缓过气来的苏州,手工业的蓬勃发展促进了经济的大繁荣,许多商人和地 主依靠手工业发家致富,城市之间、城乡之间的商业活动带来了活力。市民阶层、中产阶级开始壮大,这个人群的精神需求和艺术审美在绘画史的舞台上开始现身, 过去只在深宫内廷和文人士大夫之间交流的画作,现在成了可以自由购买、交易的商品。———中国美术史因此被狠狠向前推进了一步,从此对一张画作和一位画家 的评判就出现了一个综合体系,学术的和市场的,直至今日。

  苏州是富生活向雅文化转型最成功的一块实验田,唐伯虎就生活在苏州努力向上发展的时期。不少“富起来”的商贾人家广置田产庭院,建造出适合艺术 生活的古典园林,为了把规模较大的园子放放满,商人需要大量购买文学、音乐、戏剧、书法、绘画等艺术产品。有需求就有市场,市民的欣赏趣味开始影响到画家 的审美与创作,民间绘画的因素也被画家们所接受,融合、满足了这些要求的画家,就被称为“职业画家”。

  但是缔造了这场变化的并不仅仅只有商人,在苏州,还有一群更有历史和传统的“隐士”阶层,这些人的父辈或祖辈也许是官场中人,也许是商场中人, 他们承袭祖产后,要么就一生不为官,比如沈周;要么就是短暂地混迹于朝堂之中然后迅速辞官还乡,比如文徵明;与此同时他们造园、收藏、邀宴、雅集、书写、 绘画。“隐士”们比商人们有更多的文化修养,如果说商人们是通过购买成为画家们的消费者和收藏者,那么,“隐士”们会更进一步从专业上成为画家们的赞助人 和知音。———文林就是唐伯虎的赞助人之一,文林之子文徵明就是唐伯虎的知音之一。

  所以,命运在关上了仕途这扇大门后,又为唐伯虎打开了职业画家这扇新的大门。唐伯虎才得以与他的前辈一样,“以画自给”。

  游走于文人画与职业画之间

  今天能看到的唐伯虎传世真迹,应该不是画家创作的全貌。原因有二,一是500年光阴的消磨,很多藏品因为保管不当、兵火战乱等等原因而不复存在 了;二是由于收藏家的眼光导致的人为淘汰,当藏家完全从个人眼光来选择藏品时,他肯定不愿意花钱买下他认为“不好”的作品,于是此类被想当然判定为“不 好”的作品就很难流传于世了。因此,在欣赏明四家的画集时,仔细地比较,会发现题材不够丰富。

  之所以说唐伯虎是当时最著名的文人化职业画家,是因为他的生平故事非常具有代表性:出生于太平盛世的小康之家,自幼为求功名而接受科举教育,但 同时又未雨绸缪学习一门技艺; 一旦与仕途绝缘就致力于作画,首先是可以取得经济独立与财务自由,其次同样可以在社会中获取相当的地位和影响。在出身和门 第已经不那么严格的明朝,在士农工商中“商”与“士”已经可以相提并论的明朝中叶,与上流社会和市民阶层甚至社会底层都有来往的唐伯虎,是“打通”文人画 与职业画在社会和艺术两方面界线的最成功者。

  由于大部分画作没有留下准确的纪年,因此,研究者们只能从大致的画风变化中,来判断唐伯虎画作的创作时间。唐伯虎早年的绘画老师是周臣和沈周。 需要强调指出的是,周臣本人也是苏州职业画家中非常重要的一位,与唐伯虎齐名的另一位吴门画派宗师仇英,也是周臣的学生。因此,周臣、唐寅、仇英被视为十 六世纪前期最成功的三位职业画家。而作为正统文人画传承者的沈周,实际上也参与了艺术品市场活动,当时甚至流传着这么一种说法,上午才从相城沈周家流传出 来的一幅新作,下午在苏州的画坊里就有“复制品”了。

  因此,在这样的情况下,作为学生的唐伯虎要想在艺术品市场中拥有一席之地,必须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唐寅把目光投向了并不太遥远的宋画。宋朝是 中国绘画史上的一个顶点,大批杰出画家创立的技艺范式,已成为后世画家和藏家的共识,因此,要想满足求画者的口味,从宋画中寻找灵感是一条捷径。聪明如唐 伯虎,必定不会无视宋画的存在。

  构图活泼、笔法明快,是唐伯虎大多数画作给观者的第一印象。在一些表现大面积山体、岩石的画作中,唐伯虎会把那些山石画得歪歪扭扭,以加强画面 的生动性,这就比沈周和周臣两位老师的作品要具有更多的动感; 但是千万不要以为山石歪斜只是一种小聪明。唐伯虎在打腹稿时是有大智慧的,他的许多大幅画 作在构图上有过事先的精确计算,空间的呼应保证了画面的总体和谐,光线的明暗又处处在强调那些对比的强烈,因此同样题材的作品,唐伯虎表现得比老师们更有 空间感,更有装饰感,引人注目。

  以卖画为生,就要面对求画者的喜爱与口味,并且尽量满足之。但如果一味迎合,那么也很快会被大浪淘沙而去。唐伯虎有不少“为某某先生作”的画作,但是却仍有精彩的可观之处,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,不管创作的出发点是什么,在拿起毛笔时,唐伯虎是非常敬业的。

  传奇人生增加了知名度

  沈周、文徵明、唐伯虎、仇英组成了画坛“明四家”,祝允明、文徵明、唐伯虎、徐祯卿是“吴门四才子”,与唐伯虎共同跻身其中的文徵明当然也应该是难得一遇的成功者。但时至今日,为何唐伯虎却更加声名显赫?

  答案还是在不同的性格和命运之中。唐伯虎自幼天分极高,个性不羁,而且还颇有些社会青年的俗世情怀,乔装打扮后四处游荡,做下些极具新闻性的举 动。在信息不太发达的古代,唐伯虎的那些故事也就成为坊间的谈资被人们口耳相传,而且还难免要添油加醋一番。其中最经典者就是“唐伯虎点秋香”,当然这个 故事从冯梦龙的“唐解元一笑姻缘”开始被多次加工、润色,直到符合所有中国古代传奇的娱乐观、报应观、善恶观等等。但事情并不完全是空穴来风,唐伯虎在父 母、妻、妹相继去世后,的确在消沉中混迹于青楼、酒肆之中;在牵连进“科场案”与科举功名无缘之后,也确确实实放纵过自己。

  估计让后人们津津乐道的是,唐伯虎在这样的生活经历中,还是显示出与众不同的一面,因为他甚至用自己的毛笔为青楼女子们赋诗,为青楼女子们绘影 描形,后面一件事仇英也尝试过,但那是更加纯粹的商业行为。唐伯虎在经历了丧亲之痛和友朋出卖两大重创之后,也许在逢场作戏中找到了哪怕一点点片刻的安 慰,正是这些安慰之情成为他创作的动力。比价值千金的画作更有影响力的是唐伯虎的诗词曲赋,其中有不少描写情感之作,在他活着和身后,慢慢地流传开去,让 一代代的人们相信,这个自称“风流才子”的人有过多少故事啊。

  唐伯虎与官场打过两次交道。一是弘治十二年(1499年)科场案,二是正德八年(1513年)应宁王朱宸濠之聘赶往南昌。这两次经历也算是普通 人难得的际遇。“科场案”的背后据说有朝廷政治斗争的阴云,天性疏狂的“大嘴巴”唐伯虎一路招摇进京,在路人侧目之中,不知危险将临,最后被抓进大牢,差 点丢掉性命。后因此案成了个没有确切结果的“葫芦案”,原告、被告各打五十大板了事。唐伯虎本是一个配角,却成为争议的焦点,在众多时人和后人的笔记文章 中被议论来议论去,绵延数百年不休。

  与宁王的交往更像是一场蒙上双眼走钢丝的秀。如果不是名人,朱宸濠肯定不会重金礼聘有前科的唐伯虎; 如果不是心中还存有一点改变命运的念想, 唐伯虎也不会决定攀上皇亲宗室这根高枝儿。———但是,与他同时收到宁王重金的文徵明就作出了完全相反的举动:退回礼物,婉拒邀请。原因很简单,文徵明不 需要这个机会,而唐伯虎不想放弃这最后一搏。到了南昌当了宁王的幕僚,唐伯虎写了几篇文章几首诗。不久,他就发现包藏祸心的宁王礼贤下士的真实用意竟然是 要造反。没有办法了,他使出儿时的故伎———赤身裸体装疯卖傻,吓退宁王挽留之心,终于在1515年全身而退返回苏州。

  这两个故事不要说在500年前,就算是发生在今天,都是可读性很强的超级素材。从青年铩羽科场,到中年再图东山,唐伯虎的仕途之运很不顺。于是,围绕着命中注定的坎坷,他和他的故事不想出名都不行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怎么说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